“寡頭化”加劇,塗料巨頭收購“戲”未了

轉載 2017-12-12

烽煙再起

有關阿克蘇諾貝爾跟艾仕得合並談判的“信號彈”首先由路透社發出,先後經過包括彭博社、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等在內的全球知名財經媒體的信息加工與補充,阿克蘇諾貝爾與艾仕得的潛在的合並交易迅速傳遍全球。

綜合各方面的報道,知情人士所掌握的信息包括:阿克蘇諾貝爾正在與艾仕得接觸,討論雙方“對等合並”的可能性;目前談判還處于初期階段,並有可能在交易達成之前崩盤;荷蘭塗料公司首先實施它現有的分拆專業化學品業務的計劃。

報道分析指出,最近,阿克蘇諾貝爾擁有大約226億美元的市值,相比之下艾仕得的市值大約爲81億美元。雙方的合並“謀求組建一家大致可以達到300億美元規模的公司”;合並後的公司將擴大規模以創造更有利的原材料定價機制、消除重疊的運作環節和獲得新的客戶,幫助恢複利潤增長。

但這只是一種理想狀態。所謂對等合並通常適用于具有相近市值的公司之間。這種交易往往是通過股權交換的方式進行的,兩家公司的股東都無法獲得股票的任何溢價。很明顯,阿克蘇諾貝爾和艾仕得當前市值存在明顯的差距,前者幾乎是後者的3倍。如果只是如此簡單合並,阿克蘇諾貝爾將需要付出額外的費用。

這也是阿克蘇諾貝爾仍將繼續實施分拆專業化學品業務的計劃的原因之一。今年早些時候,阿克蘇諾貝爾確定了分拆專業化學品業務部門的計劃,預計在2018年4月完成。一些分析師估計,專業化學品業務的價值可以高達100億美元,剝離之後它將不再被計入阿克蘇諾貝爾的市場資産總值當中。這將使得阿克蘇諾貝爾的市值體量與艾仕得更加接近,但仍將高出艾仕得。

在這種情況下,盡管“對等合並”的談判基調得到明確,但外界依然偏向于認爲,這場合並交易談判仍處于阿克蘇諾貝爾的主導之中。阿克蘇諾貝爾目前在全球塗料行業中排名第三(次于宣偉和PPG),艾仕得排名第四;哪怕是在阿克蘇諾貝爾分拆專業化學品業務的前提下,它們合並之後的規模仍將超越PPG,僅次于今年剛剛收購了威士伯的宣偉。

而在業務層面,阿克蘇諾貝爾的塗料業務集中在制造業、船舶和建築領域,而艾仕得作爲全球最大的汽車塗料生産商,與阿克蘇諾貝爾的業務能夠産生很好的互補效應。

這宗交易所面臨的困難也顯而易見,主要包括能否獲得雙方股東的支持、能否通過有關部門的反壟斷審查等。艾仕得在聲明中體現出對于股東利益的尊重:“僅會在董事會認可這一交易符合艾仕得的利益的情況下去繼續推進這項工作。我們無法保證雙方的這一討論能夠達成最終協議或者以何種條件達成協議。”


暗流洶湧


在全球塗料産業格局重整的當下,塗料巨頭之間上演的並購大戲此起彼伏,絕非偶然。

分析認爲,一直以來全球塗料産業處于一種相對分散的狀態。以世界排名前十的塗料生産商名單來看,PPG、阿克蘇諾貝爾、宣偉、威士伯等可謂“常客”,且從企業規模和排名上看變化並不多見。其中在不同梯度的塗料巨頭之間,其差距也非常明顯。

變化在最近幾年開始陸續出現,全球油漆和塗料行業正在興起一輪收購熱潮。有分析認爲,因爲買家們希望用規模效應來壓縮它們的原材料賬單,並進一步保證它們能夠獲得誘人的利潤。

首先是总部位于日本大阪的日涂控股与其亚洲合作伙伴立时集团(Nipsea Holdings)在2014年底实施的交叉持股式的交易,让前者的实力倍增——从世界排名第十前后跃居前五行列。

在這個過程中,阿克蘇諾貝爾的發展勢頭有所下滑,並將其北美裝飾漆業務出售給PPG;後者迎頭趕上,逐漸接近超越阿克蘇諾貝爾——這也使得PPG具備了收購阿克蘇諾貝爾的基礎;而從杜邦剝離獨立的艾仕得,也憑借其原有的業務基礎跻身全球前五的位置。

緊接著在2016年,宣偉宣布將以全現金交易的形式收購價值大約93億美元的威士伯,雙方在發布信息時已經達成協議,並堅信能夠在次年實現(事實如此)。但當宣偉尚未成功“迎娶”威士伯之時,PPG向阿克蘇諾貝爾連發三份收購報價的戲碼在2017年上半年席卷全球塗料界,盡管最終PPG未能如願。

因此,此番阿克蘇諾貝爾跟艾仕得之間謀求合並的對話行動,從表面上看是前者爲抵禦PPG再次發起收購的防禦性措施;但從更廣的視角上看,這其實也是全球塗料巨頭之間“暗鬥”大戲的續集之一。

巨頭之間掀起並購大潮所帶來的最直接的效果便是全球塗料産業的寡頭化現象加劇。截止目前,宣偉憑借對威士伯收購的完成,已然超越PPG和阿克蘇諾貝爾成爲全球塗料界新的領頭羊,而在此前數年,後兩者還在爲此位置暗中較勁。

種種迹象表明,大戲或許還在後頭。如果阿克蘇諾貝爾“執意”傾向于向艾仕得示好並最終走到一起,其也將拉開跟PPG的差距,並迫近宣偉的位置。

除了塗料巨頭之間的直接對話之外,全球化工領域的收購潮湧也爲塗料産業內的並購“煽風點火”,衍生出種種間接或者直接的關系。

當我們跳出PPG、阿克蘇諾貝爾、艾仕得三者組成的“食物鏈”,不難發現在全球塗料産業乃至全球化工領域,一出出收購大戲已經上演、正在上演或者即將上演。任何一場收購的成功或者失敗,都不足以讓巨頭們的暗中較勁得到平息。

這場大戲的下一幕又將由誰上場,以及如何收場?我們無從預測,卻滿懷期待!


经授权轉載自罐言盖语